w66利来官网

发表时间:2019-05-23 18:53:46

  她和王处长在同一楼层办公,相隔不远,但她一直和对方电话联系,没想找对方当面问问——被“领导”骗了24万

  庭审现场

  李艳(化名)是山东济南某机关的一名职员。2018年8月7日晚6点,刚下班到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李艳,你明天9点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李艳问:“请问你是哪位?”电话那端传来不满的责问:“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了吗?”李艳小心翼翼地问:“噢,你是王处长吧?”对方冷冷地说:“是啊,平时看你挺机灵的,怎么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李艳忙说:“对不起王处长,刚才我没听出来是您。”电话那端说:“你可能存的我另外一个手机号,我现在常用这个手机号,你把这个号码存一下。”李艳随即把这个号码存了,写上王处长的名字。

  第二天上午一上班,李艳忐忑不安:自己接触领导机会不多,这次单独找我,莫非有什么好事?焦急等待中她的手机响了,还是昨晚王处长打来的手机号:“我办公室有两个领导,你别过来。”没一会儿,王处长又来电话,毫不客气地说:“你手里有钱吗?我这边两位领导需要点费用处理一下事情。”李艳说她的活期账户只有2万多元。电话那头说,2万元有点少,你先把钱打这个账号上吧。李艳马上就在办公室用手机银行转账。

  9点11分,王处长又打来电话:“你手头还有现金吗?领导觉得有点少。”李艳没有拒绝:“我理财里面大概有10万元钱,我能提出来。”电话那头说:“你先转8万元吧。”李艳又通过手机银行把8万元转给对方。

  9点32分,李艳再次接到电话:“领导觉得不够,你把剩的那2万元钱打过去吧。”

  其间,李艳都是用手机与王处长联系,虽然李艳与王处长都在同一楼层办公,相隔不远,办公电话联系很方便,但李艳既没想找王处长面谈,也没有用办公电话联系。

  9点41分,王处长让李艳再凑10万元。她有点为难,电话那头说,你放心,钱过两天我会还给你的。李艳急急火火从单位往家赶,要把家里存折上的钱打给王处长。她刚到小区,又接到王处长电话。

  王处长不停催转账,从上午9点至下午1点20分,她一共接了王处长8个电话,通过手机银行先后转给对方24万元。

  办完转账的李艳和朋友去一家美容院做美容,她把“给领导转账”这事告诉了朋友。朋友问她:你领导还差这点钱吗?你别遇到骗子啊!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此时恰好王处长又打来电话,李艳听着对方口音,猛然醒悟,确实不是王处长的声音,自己被骗了,于是赶紧报警。

  济南铁路公安局于当天以电信诈骗立案,公安人员马上联系王处长核实情况,查明王处长一上午时间都在铁路局机关开会,并不在办公室,也没有给李艳打过电话。

  2018年9月29日,冒充王处长诈骗的欧大清在广东落网,协助骗钱的同伙陈县、蔡建国、詹桂启也相继落网。2018年12月19日,欧大清等人被济南铁路运输检察院批准逮捕。

  让李艳想不到的是,冒充自己上司行骗的欧大清竟是一名28岁的年轻小伙,比王处长年轻20岁。

  经济南铁路运输检察院提起公诉,2019年2月26日,欧大清等4人被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等不同刑期的徒刑,并处罚金。欧大清不服,提出上诉。5月6日,济南铁路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检察官提醒,接到电话要求银行转账时,心里一定要多打几个问号,最好去银行人工操作,银行工作人员会及时提醒当事人,防止上当受骗。

  陈思远 李颖

赛后,索伯工程师分析了遥感数据时发现,埃里克森没有手动按下关闭DRS的按钮导致了进弯时赛车的尾翼还是全开的,因此尾部抓地力严重缺失而失控。我当时正在追赶这身前的佩雷兹,当我获得DRS激活的机会时,我当然会想尽办法利用这一装置。但赛后观看遥感数据后我才发现,可能是由于当时赛道路面较为颠簸,我在入弯时自认为已经按上了这个按钮,但实际上我手滑了,没能手动关闭自己的DRS。

中文名:王茂蕾国籍:中国民族:汉族星座:射手座身高:175cm体重:62kg出生地:湖北武汉出生日期:1976年11月27日职业:演员毕业院校: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经纪公司:欢娱影视微博(王茂蕾):https://weibo.com/u/1310255983?profile_ftype=1is_all=1#_0代表作品:《神探狄仁杰前传》、《大祠堂》、《大男当婚》、《加油吧实习生》、《五鼠闹东京》1994年,出演个人首部电视剧《贺龙》,开始演艺生涯。2009年,因出演家庭伦理剧《故梦》而被大众所熟知。2010年,主演古装悬疑剧《神探狄仁杰前传》。

  她和王处长在同一楼层办公,相隔不远,但她一直和对方电话联系,没想找对方当面问问——被“领导”骗了24万

  庭审现场

  李艳(化名)是山东济南某机关的一名职员。2018年8月7日晚6点,刚下班到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李艳,你明天9点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李艳问:“请问你是哪位?”电话那端传来不满的责问:“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了吗?”李艳小心翼翼地问:“噢,你是王处长吧?”对方冷冷地说:“是啊,平时看你挺机灵的,怎么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李艳忙说:“对不起王处长,刚才我没听出来是您。”电话那端说:“你可能存的我另外一个手机号,我现在常用这个手机号,你把这个号码存一下。”李艳随即把这个号码存了,写上王处长的名字。

  第二天上午一上班,李艳忐忑不安:自己接触领导机会不多,这次单独找我,莫非有什么好事?焦急等待中她的手机响了,还是昨晚王处长打来的手机号:“我办公室有两个领导,你别过来。”没一会儿,王处长又来电话,毫不客气地说:“你手里有钱吗?我这边两位领导需要点费用处理一下事情。”李艳说她的活期账户只有2万多元。电话那头说,2万元有点少,你先把钱打这个账号上吧。李艳马上就在办公室用手机银行转账。

  9点11分,王处长又打来电话:“你手头还有现金吗?领导觉得有点少。”李艳没有拒绝:“我理财里面大概有10万元钱,我能提出来。”电话那头说:“你先转8万元吧。”李艳又通过手机银行把8万元转给对方。

  9点32分,李艳再次接到电话:“领导觉得不够,你把剩的那2万元钱打过去吧。”

  其间,李艳都是用手机与王处长联系,虽然李艳与王处长都在同一楼层办公,相隔不远,办公电话联系很方便,但李艳既没想找王处长面谈,也没有用办公电话联系。

  9点41分,王处长让李艳再凑10万元。她有点为难,电话那头说,你放心,钱过两天我会还给你的。李艳急急火火从单位往家赶,要把家里存折上的钱打给王处长。她刚到小区,又接到王处长电话。

  王处长不停催转账,从上午9点至下午1点20分,她一共接了王处长8个电话,通过手机银行先后转给对方24万元。

  办完转账的李艳和朋友去一家美容院做美容,她把“给领导转账”这事告诉了朋友。朋友问她:你领导还差这点钱吗?你别遇到骗子啊!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此时恰好王处长又打来电话,李艳听着对方口音,猛然醒悟,确实不是王处长的声音,自己被骗了,于是赶紧报警。

  济南铁路公安局于当天以电信诈骗立案,公安人员马上联系王处长核实情况,查明王处长一上午时间都在铁路局机关开会,并不在办公室,也没有给李艳打过电话。

  2018年9月29日,冒充王处长诈骗的欧大清在广东落网,协助骗钱的同伙陈县、蔡建国、詹桂启也相继落网。2018年12月19日,欧大清等人被济南铁路运输检察院批准逮捕。

  让李艳想不到的是,冒充自己上司行骗的欧大清竟是一名28岁的年轻小伙,比王处长年轻20岁。

  经济南铁路运输检察院提起公诉,2019年2月26日,欧大清等4人被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等不同刑期的徒刑,并处罚金。欧大清不服,提出上诉。5月6日,济南铁路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检察官提醒,接到电话要求银行转账时,心里一定要多打几个问号,最好去银行人工操作,银行工作人员会及时提醒当事人,防止上当受骗。

  陈思远 李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