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vi游戏官网

发表时间:2019-05-23 19:01:28

  甩锅中国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环球热点)

  最近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错误叙事》的文章。文章指出,美国如今把所有困扰自己的东西都归咎于中国,而这一切都基于一系列不可靠的推论。他认为,痛批中国与其说是对真实外部威胁的反应,不如说是国内问题的产物,“把注意力放在替罪羊上显然比反观自照来得容易得多”。

  面对中国,美国缺乏自信

  “美国国内有两股思潮。令人遗憾的是,两股思潮都对中国不友好。一面是通常所说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基本盘,‘锈带’。这些地区的很多人认为中国抢走了他们的工作。另一方面是民主党人士在人权等问题上对中国有诸多不满。”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胡逸山对本报说,“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挑起贸易战,既能满足其基本盘的要求,又能笼络民主党人,可以说是一石二鸟。”

  “现在,美国有很多人认为,中国在欺负他们。正是这种强烈的忧虑帮助特朗普走进了白宫。”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沈丁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两年来,无论是与加拿大、墨西哥还是欧洲打交道,特朗普政府都达成了对美国有利的条款。这成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绩,也成为他们与中国打交道的底气。”

  这一切的根源或许在于美国开始缺乏自信。斯蒂芬·罗奇认为,受困于自身造成的宏观经济失衡并担心自己退出全球领导地位,这带来了一个缺乏自信的美国。

  “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在下降。”沈丁立认为,“目前,美国国内最重要的分歧之一在于要不要继续领导世界。以特朗普为代表的一部分人希望美国再次伟大,图的是实惠,要的是‘招商引资’来过好日子,而不在乎是否继续领导世界。另一部分人则希望,宁肯过苦一点的日子也要继续站在世界领导的位子上。”而无论是哪一方都不乐见一个强大的中国。

  美国《雅各宾》杂志网站文章则指出,随着选举在即,美国两党政客都乐于打中国牌,告诉他们的选民迫使中国“遵守”全球资本主义规则是为普通美国人创造体面生活的关键。事实上,这只关乎重振美国的政治和军事霸权,帮助美国公司占领新的行业和市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正如斯蒂芬·罗奇在文章中所说,从贸易到知识产权再到汇率问题,美国都是以弱证据提出强硬指控。这已引发多方质疑。

  美国《雅各宾》杂志网站文章称,就像上世纪80年代美国工人面临的问题并非源于日本一样,今天的问题也不是因为中国。社会不平等加剧,普通民众获得体面生活的路径明显缺失以及普遍存在的疏离和不信任,都不能归咎于中国。向工薪家庭发起战争的是美国企业和精英阶层。

  英国《金融时报》社评也指出,特朗普政府针对华为所采取的行动已超出应对安全担忧所需的范围。这些行动还将有损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企业的利益。

  “把关税提高,工厂和资金就会回流美国吗?显然不会。”胡逸山说,“而且,最终这一切都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美国民众的怨声载道相信也不是特朗普政府愿意看到的。”

  事实上,很多人企业与个人都开始感受到切肤之痛了。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指出,不断升级的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可能会危及持续了十年的美股牛市。美国鞋业经销商及零售商协会表示,关税将使美国消费者每年多付70亿美元,对工薪阶层冲击最大。5月20日,包括耐克、阿迪达斯等在内的173家鞋类巨头联名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其能放宽对中国制造的运动鞋的关税。联名信指出,加征关税将“对美国的消费者、我们的企业和整个美国经济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贸易战令整个世界受害

  美中关系很可能进入以相互猜疑、关系紧张和冲突为特征的时代。这是斯蒂芬·罗奇的判断。《金融时报》网站文章也担心,美中贸易战令人不安的一点是,这只是一个开始。对华鹰派已经把目光投向关税以外的问题,他们希望美中经济脱钩。

  中美贸易摩擦令整个世界紧张不安。正如胡逸山所说:“中美贸易冲突,一些国家最初或许能受益,但是最终整个世界都会受害。”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近日发表题为《大棒的终结》的文章指出,在对华贸易争端中,特朗普没有给美国创造新的就业岗位,而是给全球经济造成越来越大的负担。美国消费者也遭受痛苦:特朗普对中国产品征收的惩罚性关税,大部分由他们买单。这位美国总统大概仍然希望与中国达成一笔“交易”,主要是它能赋予特朗普赢家的形象。但是,美国早已很弱,中国早已很强。

  当然,也有专家保持着谨慎的乐观。“中美关系现在的确很糟糕,不过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沈丁立认为,“双方都需要处理好自己国内的事务,同时保持良好的沟通。”

  胡逸山也认为:“中美关系总会正常化的,毕竟中美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张 红

张 红

电视剧《老男孩》剧中林依晨和刘烨饰演的吴争和林小欧两人是一对欢喜冤家,在剧中刘烨饰演的吴争还有一个16岁大的孩子萧晗,但在之前吴争并不知道自己有孩子。那在剧中吴争有结过婚吗?萧晗的妈妈是吴争的妻子吗?“老男孩”吴争在见到“从天而降”的16岁儿子萧晗后,被迫开始了苦乐参半的“当父亲”的生活,麻辣女教师林小欧因担心学生前来拜访家长,却发现对方就是自己不久前海外旅行时的噩梦——处处和她作对、极不靠谱的机长吴争,从此二人开始了这段解不开的缘分。《老男孩》中的萧晗在16岁后遭遇家变之后,他就成为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甚至他到这么大,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而他的热血老师林小欧知道后,义无反顾的陪着他踏上寻亲之路。

●中科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所研究员王立平扎心事:科研团队在编制和报销费用过程中环节繁琐冗杂,科研项目难以根据项目实际执行情况灵活安排,比如对于项目的研讨,难以根据实际需要增减。真心话:预算编制的简化及调剂权的下放在项目研讨上,体现为项目进展顺利就可以减少研讨次数,加快项目进度并节约经费;项目进展不顺,可以增加研讨交流次数,帮助解决实际问题、将每一分经费都用在刀刃上,改变之前一成不变、按部就班的预算执行方式。此外,任何一项科技成果产业化之前,基本上都是科研机构大量基础研究成果凝练而成的,对于基础研究项目间接费比例的提高、项目经费预算编制的简化以及差别化经费保障,能够通过加大承担关键领域核心技术攻关任务科研人员的薪酬激励,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甩锅中国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环球热点)

  最近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错误叙事》的文章。文章指出,美国如今把所有困扰自己的东西都归咎于中国,而这一切都基于一系列不可靠的推论。他认为,痛批中国与其说是对真实外部威胁的反应,不如说是国内问题的产物,“把注意力放在替罪羊上显然比反观自照来得容易得多”。

  面对中国,美国缺乏自信

  “美国国内有两股思潮。令人遗憾的是,两股思潮都对中国不友好。一面是通常所说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基本盘,‘锈带’。这些地区的很多人认为中国抢走了他们的工作。另一方面是民主党人士在人权等问题上对中国有诸多不满。”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胡逸山对本报说,“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挑起贸易战,既能满足其基本盘的要求,又能笼络民主党人,可以说是一石二鸟。”

  “现在,美国有很多人认为,中国在欺负他们。正是这种强烈的忧虑帮助特朗普走进了白宫。”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沈丁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两年来,无论是与加拿大、墨西哥还是欧洲打交道,特朗普政府都达成了对美国有利的条款。这成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绩,也成为他们与中国打交道的底气。”

  这一切的根源或许在于美国开始缺乏自信。斯蒂芬·罗奇认为,受困于自身造成的宏观经济失衡并担心自己退出全球领导地位,这带来了一个缺乏自信的美国。

  “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在下降。”沈丁立认为,“目前,美国国内最重要的分歧之一在于要不要继续领导世界。以特朗普为代表的一部分人希望美国再次伟大,图的是实惠,要的是‘招商引资’来过好日子,而不在乎是否继续领导世界。另一部分人则希望,宁肯过苦一点的日子也要继续站在世界领导的位子上。”而无论是哪一方都不乐见一个强大的中国。

  美国《雅各宾》杂志网站文章则指出,随着选举在即,美国两党政客都乐于打中国牌,告诉他们的选民迫使中国“遵守”全球资本主义规则是为普通美国人创造体面生活的关键。事实上,这只关乎重振美国的政治和军事霸权,帮助美国公司占领新的行业和市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正如斯蒂芬·罗奇在文章中所说,从贸易到知识产权再到汇率问题,美国都是以弱证据提出强硬指控。这已引发多方质疑。

  美国《雅各宾》杂志网站文章称,就像上世纪80年代美国工人面临的问题并非源于日本一样,今天的问题也不是因为中国。社会不平等加剧,普通民众获得体面生活的路径明显缺失以及普遍存在的疏离和不信任,都不能归咎于中国。向工薪家庭发起战争的是美国企业和精英阶层。

  英国《金融时报》社评也指出,特朗普政府针对华为所采取的行动已超出应对安全担忧所需的范围。这些行动还将有损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企业的利益。

  “把关税提高,工厂和资金就会回流美国吗?显然不会。”胡逸山说,“而且,最终这一切都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美国民众的怨声载道相信也不是特朗普政府愿意看到的。”

  事实上,很多人企业与个人都开始感受到切肤之痛了。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指出,不断升级的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可能会危及持续了十年的美股牛市。美国鞋业经销商及零售商协会表示,关税将使美国消费者每年多付70亿美元,对工薪阶层冲击最大。5月20日,包括耐克、阿迪达斯等在内的173家鞋类巨头联名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其能放宽对中国制造的运动鞋的关税。联名信指出,加征关税将“对美国的消费者、我们的企业和整个美国经济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贸易战令整个世界受害

  美中关系很可能进入以相互猜疑、关系紧张和冲突为特征的时代。这是斯蒂芬·罗奇的判断。《金融时报》网站文章也担心,美中贸易战令人不安的一点是,这只是一个开始。对华鹰派已经把目光投向关税以外的问题,他们希望美中经济脱钩。

  中美贸易摩擦令整个世界紧张不安。正如胡逸山所说:“中美贸易冲突,一些国家最初或许能受益,但是最终整个世界都会受害。”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近日发表题为《大棒的终结》的文章指出,在对华贸易争端中,特朗普没有给美国创造新的就业岗位,而是给全球经济造成越来越大的负担。美国消费者也遭受痛苦:特朗普对中国产品征收的惩罚性关税,大部分由他们买单。这位美国总统大概仍然希望与中国达成一笔“交易”,主要是它能赋予特朗普赢家的形象。但是,美国早已很弱,中国早已很强。

  当然,也有专家保持着谨慎的乐观。“中美关系现在的确很糟糕,不过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沈丁立认为,“双方都需要处理好自己国内的事务,同时保持良好的沟通。”

  胡逸山也认为:“中美关系总会正常化的,毕竟中美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张 红

张 红